报刊网络

我的老师秦庆丰先生

早就想写点什么,表达对我当年武术老师的感激之情。当年15,6岁,充满着梦想,如果不是进了武术这个门,今生的机遇会完全不同。所以每当我看 到同学打算退休时、看到同学每天吃药时、看到同龄人坐享其成时,我都会想起秦老师,是您教给我的功夫,让我这么多年来有体力,有精力去不断地去追求新的高 点,尝试新的事物,带新的学生。这么多年来,我都是选择最麻烦的事情,做最费力的工作,不断地为自己停滞不前制造障碍。在其他人都功成名就之时,我还在开 始新的领域,领着学生动不动就几天几夜不吃不睡,或者为了写论文,或者为了做实验。之所以能够如此,得益于强健的体力–这也是我告诫无数学生的地方,不 要以为那只是锻炼,他会塑造你的前途,帮你实现未来。

那是1982年的一个晚上,在北大的54操场上,见到了崇拜已久的秦庆丰老师,人家可是数届武术全国冠军啊,是家传的功夫!李连杰那时还是个娃娃哪。于是,几十个少林组同学,开始跟着秦老师吆喝出那一段难忘的时光。

。。。。。。

如今,过了三十年,每天在操场上,练的依然是那套如龙似虎的“少林五形八法”。尽管操场从北大移到郑州再到清华、新加坡、以及美国和加拿大的小镇,如今又移到上海海大,学生全是新面孔,唯有那五行八法,和秦老师那矫捷的身影,伴随左右。

05年,在美国的陆军操场上,和陆战队比试UAM(一种跪式摔跤)时,对手是两米高的黑人大汉,本来毫无把握,不料对方一摁就倒,连着几个摁下 去,没人敢上来了。尽管用的全是太极功夫,但美国人不信,结果只好表演五行八法,立即全场掌声。几场打下来,才知道,功夫是靠时间熬出来的。这些摔跤动作 从没学过,只有当年秦教练教的无数个小招式,以前以为靠的是力气,力气小了无法使用的,现在无意中都能发挥。

09年学生的一场意外,彻底让我回到隐忍无形的要求里。一次普通的扳手腕,学生变成了粉碎性的骨折。自己一个多月都奔波于学医的同学间,这孩子可是受苦了。所以到如今,不管是谁多牛气,也只是欠欠地笑笑,不去接招。学生之间扳手腕一律禁止。似乎连五行八法的招数都无用了。

然而,一年当中,无数个学生又开始五行八法的学习时,我才知道,它是不朽的!

所以,每当这时,无比想念秦庆丰老师!

有一个80年代在农大教的徒弟,多年后成为富甲一方的大户,他在网上写了一篇关于我的博客,这样失去联系二十多年后才有我们师徒相见。后来去了成都,这学生在全家人的面前郑重问到,老师,当年您没收我一分钱,我连请您吃个饭都没有,您为什么还要那么尽心教我?

一句话让我感动良久,许久,我才回答,就是为了你现在这样子啊!学生的成功,就是老师最大的回报了。

虽然是普通的一句话,让我对多年来的教育事业更加钟情,也让我想起来我的老师–秦庆丰先生。

先生在关键的时间教我两年,让我和众徒受用一生,我也连一顿饭还没有请过他哪!

所以,下次进京,一定去找我的秦庆丰老师,表达感恩之情!

老师,先谢谢您!

本文引用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30359-6064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