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及互动中心

秦庆丰,观往以知未来

秦庆丰,祖籍安徽,1946年1月生于北京,武术国家高级教练,北京市武协少林五形八法拳研究会会长,中国武术八段。1982年,其家传拳法荣获全国武术观摩交流大会优秀奖,1991年获“日中武术交流一等奖”,1993年获“中国武术资深专家感谢奖”。1975-1994年多次担任全国武术,散手,太极拳、剑等比赛场上执行裁判、副总裁判长。1998年被授予“北京市先进教练员”称号,相继在中国(北京、香港、台湾)、日本、美国等国内外一级杂志共发表文章260余万字;在国内外出版武术专著8部;教学录像带2部,VCD武术教学软件3部;武术及体育词典(合著)2部。2002年2月荣获“首届中国武术家武术成就奖”。相继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海淀区委员会第四届、第五届、第六届政协委员。

这是一个阳光剧烈的午后。 秦庆丰坐在我的对面,有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

大悲而后生存

“我在家里是老小,我出生那年父亲已60岁,母亲50岁。”

秦庆丰的父亲是老同盟会的会员,后来担任政协委员。但就是这样一位17岁就出来跟随孙中山、黄兴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时期冒着生命危险打入日军内部,蒋介石篡夺国民党领导权以后联系贵系军阀共同反蒋……就是这样一位把青春和激情都奉献出来的革命者,也在那段动荡的岁月中被无情淹没在“红色风暴”中。

“当年父亲在华北地区是一位很有名的收藏家,解放以后,很多中央领导都曾经到我家康收藏。父亲的收藏面很广,包括青铜器、玉器、瓷器,还有字画、古书、文玩。”

秦庆丰回忆起当年的情景:“因为9月份的北京气候干燥,天气是最好的,所以我家总是在这段时间把收藏的几百幅字画都拿出来,检查陈列一番,我们叫‘晾画’,等到10月中旬,再把字画都收起来。我家当时住西城,是个三进的四合院,每年的9月中旬是我家最热闹的时候,真可以用门庭若市来形容。亲朋好友或者是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都来欣赏父亲的收藏。”

对秦庆丰而言,这些价值连城的收藏并不是珍贵于它的价值取向,而是纠缠着年少时的快乐,浸润着岁月的悲伤。

秦庆丰至今记得“文化革命”中他们长驱而入自己家中的情景,把那些父亲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收藏品一件件装上了卡车。秦庆丰说,那些场景是永远无法被删除的记忆,永远无法逃脱的梦魇。

“17岁,我就戴上了‘反动官僚小子贤孙’的铁牌子挨斗。高等中专毕业后我一心想当工人阶级,进入红色堡垒,然而却上了矿山、下乡插队。”

虽然父亲在1969年被第一批平反昭雪,但是对秦庆丰而言,那段岁月成为他心底深处挥之不去的阴影,永远无法愈合的创伤。可就是这些过往的坎坷使秦庆丰在而后的岁月中更加坚强,格外淡定。

我没有想到我们的话题会从秦庆丰心底深处的那些伤痕出展开,听着他语言中倾尽的往事的阴影,我忽然想起了三毛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大悲,而后生存,胜于跟那些小衰小愁日日讨价还价。”

古城情结

秦庆丰原籍安徽,7岁开始跟随父亲学习家传武术少林五形八法拳,“历史上对这套拳曾有记载,目前这套拳在少林寺早已失传了。少林五拳包括龙、虎、豹、蛇、鹤这五形,其中龙形练神、虎形练骨、豹形练力、蛇形练气、鹤形练精。而神、骨、气、力、精正是人体的五大生命要素,缺一不可。”

从小,父亲督促秦庆丰和四个哥哥练拳只是单纯为了秦家的“五虎”“强国强种”,家中练拳时也都是紧闭大门,就连二三十年的老街坊都没见过秦家的兄弟们练拳挥刀。1982年,中国武术院和北京市武协的领导纷纷找到秦庆丰,希望他将家传的少林五形八法拳能够在西安举行的全国武术观摩交流大会上亮一亮相。

在西安,当秦庆丰将从未外传的家传拳法演练完毕后,立刻得到了广大观众、众多武术同行专家的认可,并一举夺得大会优秀奖。

有白鸽绕过城墙,飞向远方的古塔。秦庆丰凝视着这座厚重的古城,沉重了多年的心终于轻盈了起来。人们对他家传武术的肯定,让他远离心底深处隐隐的不安和久远的挫败,重新建立了自信,拥有了新的希望。

“古老的拳种注定在西安古都展现给世人,我觉得世上一切的事情都是机缘注定的,所以我对西安这个城市至今仍然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

丛西安回到北京,秦庆丰便参加了电影《武林志》的拍摄,当时电影已经拍摄过半,导演一直愁于找不到能够担住电影第一个镜头的武打演员。

电影的第一个镜头是一个人同时打四个沙袋。在打沙袋的过程中不仅要体现武术踢、打、摔、拿的技巧,还要充分应用肩、肘、腕、胯、膝、头等人身体的所有部位,这样高的难度要求当然很难找到适合的人选。也曾经聘请过武警和体院学生演练尝试,但是都不够理想。担任主演的李俊峰跟导演说:“你们要想找到合适的人选,只有找秦庆丰。”

果不其然,没有做任何准备的秦庆丰到达拍摄现场后只打了一遍,就通过了。

教练、讲师、文化人

秦庆丰一直在北京海淀体委担任武术主教练:“主要的工作是教学生、带运动队、训练武术运动员,主要教学内容是长拳、刀枪剑棍、太极等竞赛套路。因为竞赛内容在不断变化,所以我们的教学内容也随着不断的变化。”

如今从海淀体委退休的秦庆丰教?,一边从事中国传统文化研究工作(主要负责少林武术与中国禅学文化、中国古文字与书法艺术、中国陶瓷艺术与美学等国际文化交流),一边还要完成中国书法大学本科的学习任务。“由于工作是面对研究中国文化的外国学者,还有很多是专门来中国进修学习的外国学员,其中也包括体育代表团和想要了解中国武术的外国团体,所以我要不断地充电和重新学习才可能胜任。”

什么是中国文化?什么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从广义上讲传统文化包括什么?狭义上又有什么不同?宏观怎么讲?微观怎么讲?哪些中国传统文化已经失传了?哪些还有遗迹?哪些正在濒临失传?……

秦庆丰一口气说了一连串的学术问题,然后感慨道:“进入到这个文化的领域才感觉到自己以往的涉足和学识实在是太有限了。现在我的目标就是多看书、多学习,提高自己的文化知识层次,开阔自己的眼界。引经据典、通古贯今,只有这样才能在讲课过程中举出恰当的来自不同层面的鲜活例子,才能够准确地向你的受众表达你想要表达的东西。”

秦庆丰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研究和备课上。

问秦庆丰是喜欢当教练还是喜欢当老师,他笑了:“我从小受到家庭环境的熏陶,对中国传统文化情有独钟,所以我更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文化人。”

感谢人民体育出版社

“我父亲当年曾经在保定军校任陆军教官,在保定军校的时候可能教授过一些我们家传的少林五形八法拳。这几年一直有人从台湾、香港过来,还有从美国来的,有的说自己曾是我父亲的学生,也有很多是子女特地前来,找到我询问父亲的情况成寻求相关的书籍可以带回去。真正、客观地认识自己家传的武术,把它科学化系统化是我的责任;认真地对中国传统武术进行挖掘整理研究,是我们这代人,特别是专业武术人士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和社会责任。”

1982年秦庆丰开始在《新体育》和《武术健身》中国体育杂志上连载文章《中国十大功法》,少林五形八法拳长达十年之久的连载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人民体育出版社应广大武术爱好者的要求举办了全国函授班,将秦庆丰连载的内容进行函授教学。

1982年,秦庆丰的第一步著作也在人民体育出版社问世。到目前为止,他正式出版了8部著作,而且台湾、香港地区和日本、美国都有发行。

“所以我一直觉得人民体育出版社是我的娘家。人民体育出版社培育了一大批像我这样的作者,从启蒙开始,由于不断地指导和关心,使我们的理论水平和文字水平逐步成熟,逐渐提高。我记得当时的老编审们在文字方面的要求是很严格的,他们为推动武术事业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把一批批年轻作者作家推向武术事业的主流。”

秦庆丰说过去那些指导过他的老编辑、老社长们都退休了,如今的人民体育出版社都是新鲜的面孔,更颇具学养,更具活力。

武术是一种原生态

“随着我们国家竞技体育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相信武术的发展会得到不断的提高,但是由于目前人民的认知,对传统武术还有不同的差异,所以武术面临的状况并不是完全令人乐观,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有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有些问题是可以商榷的,但是时间是不等人的。”

武术是一种传统文化的?成,是中国十分珍贵的非物质文化异常。

“因此武术文化的内涵与现学文化有其特殊性。比如青铜器,一旦挖掘出了,我们知道这是商周时期的产物,我们就可以借此了解当时的文化历史;比如甲骨文,但我们研究识别出来了就可以通过它了解当时的社会情况以及人们的生活状况。可武术不行,它??是一种原生态产品,它会随着人们生命的消失而类似消失,它不是再生的,就像绿地、湿地一样,变成沙漠后就再也回不来了。所以,武术必须抓紧时间抢救,要抢在生命的前面,抢在时间的前面。作为炎黄子孙,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拥有自豪感,同时也拥有一种紧迫感。应该为继承和发扬武术做一些工作,因为我们不去做,别人会去做,要保住中国传统文化的根,中国人不去做外国人就会去做,所以要早做一步,抢在别人前边一步,抢救更具生命力、更具历史性中国的传统文化。”

对传统文化的系统研究使得秦庆丰更加懂得观往知来的道理,了解传统的意义,是拿过去启迪现在,用传统引领未来。

具体到每一个人身上,过往,是现在的参照,也是未来的定位,每一次的正、反,肯定、否定,在轮回中都有它的影子,并非简单的过去式。而挫折、荣耀、坎坷、顺畅,脚下曾经迈着的每一个脚步也始卒若环,永远真切存在于每个人的过往、现在和未来。

注:(本文原载于《中华武术》杂志2002年文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